字体

带伤出征憾别里约 徐莉佳:我会做一辈子帆船手

2016年8月19日打印
作者:公兵 冷彤 来源:新华社


    又是一个四年,又是一次奥运,扬帆归来,徐莉佳脸上依然是恬静的笑容。只是这笑容里,有着和伦敦奥运完全不同的内容。

 

    伦敦奥运会上,她成为万人瞩目的奥运冠军;里约奥运会上,她最终排名第18。

 

    如果说伦敦对徐莉佳而言是一次冠军之旅,这一次,则是对帆船的真爱。

 

    “我会做一辈子的帆船手!”徐莉佳说。

 

里约不在计划内

 

    伦敦奥运会后,徐莉佳压根想不到,自己还会出现在里约奥运会赛场。

 

    “2008年之后我退了,腰不好,实在受不了。后来为了2012(奥运会)复出,那个周期训练相对系统,更加科学。”奥运会顺利夺冠,徐莉佳也对自己的未来做好了规划,但这个规划里,没有里约。

 

    “里约完全不在我计划之内,2008年后没有完全放下,还想干。2012年后身体状况不理想,自己该拿的都拿到了,就想找另外的人生目标。没想到反而更加热爱帆船,于是我铁定了心,要一辈子玩下去。作为一名帆船选手,不去拓宽自己的航海生涯可惜了,”徐莉佳说。

 

    伦敦奥运会结束后,徐莉佳来到英国充电,“通过两年的充电,尝试各种各样的角色。自己读书,也写了中英文的书,参与了国际帆联的活动,考了仲裁,参与了各种社会活动。读书之后还是觉得,英国是一个航海大国,有各种各样的资源,一下子开阔了我的眼界。虽然2012年在英国备战奥运会待过一段时间,但当时的主要精力都用在备战上了,也不知道帆船还有这么大的一片世界。英国人是不怕折腾的,周一到周五,他们读书的读书,工作的工作,有时候夏季下晚班他们会7点钟起航跑一轮比赛。周末的时候还会开车去参加比赛。”

 

    英国人对帆船的热爱,仿佛为徐莉佳打开一个崭新的世界,也点燃了她的激情。“在英国看到了那么多的航海课程,有一种‘哇’的感觉,那么大的一片天地等待着我去挖掘,我想以奥运作为新的起点,延续自己的帆船运动生涯。”

 

    就这样,徐莉佳回来了!

 

肩伤困扰下的“里约大冒险”

 

    鲜有人知道,徐莉佳是打着封闭比完整个奥运会的。

 

    徐莉佳在英国世界杯后开始肩疼。先是左肩疼,静养了十天。到巴西后开始下海,疼得更厉害了。“然后两个肩都疼,肩锁关节发炎肿胀,下水后肩部吃不了力。这种伤普通人需要休养六个月,这也是我最近状态不好的原因,没法练,没法下海。上个月一共下了三四次。最终决定提前打封闭,然后静养参加比赛。”

 

    前几轮比赛,风平浪静,徐莉佳发挥正常,都跑在前几名,后面改在外海比赛,浪涌很大,徐莉佳的肩伤大大影响了她的发挥。当最后一轮比完后,徐莉佳的第一反应就是,“不能再用力了,一点点力都不要再用了,我终于可以养养我的肩膀了”。

 

    徐莉佳要面对的对手不仅是伤病,还有自己的奥运冠军头衔。这次比赛中,她有三轮因对手抗议被取消成绩。“会委屈。”她说,“第一次取消成绩时我已经做解脱了,但是做得晚了一点;第二次被取消是荷兰选手的抗议,我真的没有注意,也没有听见她的抗议,可能轨迹上是有交叉;第三次是土耳其选手抗议我起航时碰到了她,但是我也没感觉到。教练打抱不平说,怎么都盯着你?我倒是想明白了,我是奥运冠军,人家不盯着你盯谁啊?”

 

    徐莉佳说,通过这三次抗议,也让她自己长了经验:“奥运会上,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,小心小心再小心,其实这也是我学习的过程。”如果这三轮成绩都有效,徐莉佳至少可以进入奖牌轮,向奖牌发起冲击,但是现在她只能接受第18名的结果。“可能大家很失望,但是因为我赛前预期较低,想的就是能完成比赛就好,所以自己觉得很满意,很开心。”说这话时,徐莉佳面带笑容。

 

感情世界还有点“小糊涂”

 

    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29岁的徐莉佳的感情世界是个什么样子?

 

    奥运会后要回英国继续学业的徐莉佳说,自己现在还没有具体想法,“不管中国人外国人,志同道合的吧。随缘了!支持我的就可以。英国绅士我挺喜欢的。因为英国的文化气息,人与人之间的交流,还有他们的教育模式,我都觉得很享受,因为大家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。包括社交也是大家能聊到一块就聊,否则就找别人聊。没有人逼你敬酒、应酬。”

 

    对于家庭,她认为,“如果我将来有孩子,我不会特意让他(她)从事帆船。孩子愿意干什么都可以,给孩子机会去尝试自己喜欢的运动”。

 

未来,或者要远航

 

    徐莉佳说,奥运会后,她会回上海陪父母一个月,暂时的计划是9月中下旬回英国继续学业,学国际管理,“原来在交大学的是工商管理,我想通过这个专业多了解全世界的趋势”。

 

    不过徐莉佳已经笃定要和帆船一辈子为伴。“就像嫁给自己的恋人一样,一辈子就跟着他啦!”徐莉佳说,“一般运动员退役很少还能继续从事自己的项目,帆船则不然。奥运会只是我人生的百分之十,后面还有百分之九十等待我去开发。人生要靠自己书写。看我后面的帆船路如何走。”

 

    是否考虑做教练?“我更喜欢自己跑船,不排除我去交流和分享。有那么多船要跑,弄不好我也去跑跑郭川的船。他们一直希望我去跑。我最长的时候是跑到半夜,没有在船上睡觉。晚上跑船完全不一样,”徐莉佳说。

 

    与伦敦奥运会后决绝放下帆船不同,下一届奥运会已经在她的计划中。“前两届奥运会结束后想退役,这次不会了。或许我的巅峰过去了,但这不会影响我的决心。下一届我肯定还会争取,还会是激光雷迪尔。如果跑到第五届,我肯定会考虑换双人项目”。

 

    马上就要离开里约了,徐莉佳也将离开她在帆船场地旁边租住了很久的家:一推开窗户,就能看见大海。面朝大海,她期待每一天都是春暖花开。(完)

 

 

相关新闻

找回密码